新聞週刊丨“外賣騎手聾人單王” 直播間裏第一次收穫傾聽者

2020-09-21 08:19 大眾報業·半島網閲讀 (204539) 掃描到手機

  半島全媒體記者 劉笑笑 實習生 林禕晨

  5歲那年,當身邊的小夥伴都上幼兒園了,自己只能待在家裏的時候,王正林有生以來第一次真切感受到了孤單,以及和別人的不一樣。

  很長很長的一段時間,他和張培就像是這個世界裏的獨行者,囿於自己的內心世界,聽不到外界的聲響。然而,他們從未想到,有一天,他們的世界裏會有如此多的傾聽者和陪伴者,讓他們能勇敢地一往無前。

  無聲世界裏,從此有了聲響。

  牽掛

  9月10日下午1點半多,送完了手頭最後一單外賣,王正林緊張的神情終於放鬆下來。走進電梯,他習慣性地將身體倚靠在轎廂上,歪着頭翻看着手機。系統顯示,已有效完成18單,預計獲得55元獎金。

  他心滿意足地退出當前頁面,返回手機主界面。一張綠裙子小女孩的手機壁紙映入眼簾。小女孩長得清秀可愛,笑魘如花。

  這是王正林11歲的女兒。他與張培相識之前,兩人均離異,各有一個孩子。由於工作太忙,兩人的孩子分別由各自老人照顧。

  女兒囡囡永遠是王正林心裏最柔軟的那部分。囡囡出生那天,他等在產房外,坐立不安。一邊期盼着新生命的到來,一邊緊張得心都要揪到一起。他害怕,怕孩子也像他和妻子一樣,聽不到聲音。

  後來,醫院做的聽力測試結果出來了,得知孩子聽力正常的那一刻,他高興得蹦高。

  向記者描述時,王正林拍着胸口,大口喘氣,笑着演示着自己當時開心的樣子。

  “她學習很好,是班長。”王正林比畫着,一臉慈愛,掩飾不住的驕傲從曬得黝黑的臉龐上滿溢出來。當別人稱讚囡囡,他趕緊伸出雙手拇指,彎曲兩下,表達着感謝。

  終於,女兒不用像自己一樣艱苦維生。他暢想着女兒的未來,“做律師,當公務員”。如果擁有聽力,這些都是他自己渴望的工作。

  “他對囡囡是真好。”王正林的母親説,平時他一有空就帶女兒出去玩,對囡囡幾乎是有求必應。他自己一件T恤能穿上好幾年,給囡囡一下子就買好幾件新衣服。

  但是,女兒的家長會他從來不去。對此,家人都心照不宣。

  張培同樣愛子心切。每天半夜12點多下班,做飯、吃飯、洗漱。只草草睡三四個小時,她就要爬起來騎車趕往老人家,送11歲的兒子上學。路程不長,只有10分鐘,但這是每天母子倆僅有的一段相處時間。

  張培的兒子也是幸運的,聽力正常。他不會手語,但這並不妨礙母子間的溝通。前段時間老下雨,兒子坐在她的摩托車上淋了雨,感冒,發燒了五天。

  兒子這次生病,讓她下定決心考取駕照,然後買一輛轎車,用來接送兒子上下學。“颳風下雨,坐電動車孩子就凍着淋着了。坐在轎車裏面,孩子能少遭點罪。”張培比畫着。

  只要孩子好,她拼命工作就有奔頭。為了孩子,再苦再累她都甘之如飴。

  下午三四點,這是一天當中外賣訂單量最少的時候,大多數外賣騎手已經收工休息。張培卻一刻沒閒着,打開手機中的駕考軟件,埋頭刷起了科目一的選擇題。晚上睡覺前,她還要再刷上1個多小時的題。

  分享

  科目一的試題張培已經背了八天,她用手機模擬考了兩次,一次94分,一次97分,都是合格的成績。張培很高興,拿着手機展示給自己快手直播間裏的粉絲看。

  張培玩快手已經有一年多的時間。起初是單純看看,解悶。後來一次偶然的機會,她刷到了一位上海聾人外賣騎手的短視頻,視頻中對方用手語在描述剛剛發生的一場車禍,提醒大家注意安全。視頻收到不少留言和點贊。

  看到那麼多人會關注聾人騎手,這突然讓張培意識到,她也可以分享自己的日常騎手生活,讓更多人瞭解她的世界。

  説幹就幹,張培又買了一部手機,一部放在車前,一部掛在脖子上,還把自己快手的名字改成了“(網紅)外賣騎手聾人單王”。等待取餐的時候她會拍上一段;騎電動車送餐的時候,她也會把手機放在車把的支架上拍一段,並配上文字“看我騎得快不快”;送完餐,被大雨澆得渾身濕透的時候,她也不忘站在雨中自拍一段;就連自己騎車時意外受傷,眼角出血時,她也會拍上一段視頻發出來。

  沒想到,反響不錯,一個月時間就漲粉近一千人。其中,有同病相憐的聾人,更有被她的樂觀堅強所感動的健全人。

  “路上注意安全,平安”“加油!”“女漢子”“好好幹,騎車時注意安全”“支持,努力的人都會很幸福”……在這裏,張培第一次收穫如此多的傾聽者,以及來自有聲世界的讚美和喝彩。

  王正林受到感染,也開了個賬號,起名就叫“外賣哥,青島聾人龍哥”。在快手上,他更喜歡分享自己的日常生活,做飯、爬山、聚餐,有時還會發幾張自己的帥照。現在,他已經收穫1105個粉絲。

  不知不覺中,他倆的快手點贊數多了,收到的私信也多了,青島周邊許多年輕的聽障人士受到了兩人工作熱情的鼓舞,也有了想加入外賣騎手行業的打算。

  31歲的申明展就是其中之一。他個子高高的,十分靦腆。認識王正林之前,生活於他而言是灰暗的。天生聽力微弱的他,早先在工地上打過小工,也跟人在電鍍廠學過電焊,每月工資都拿不到1000元。當他無意間在快手上看到了王正林分享的外賣騎手生活時,他動了心。私信聯繫後,申明展上月從濱州老家來到青島投奔王正林,成了他的徒弟。

  學徒期間,忙的時候,申明展跟着張培騎車送外賣、記路線,不忙的時候就在王正林指導下保養電動車,更換老舊零件。不到一週,聰明、手腳勤快的申明展學成出徒,從8月27日開始嘗試獨立送外賣。

  果然,這份工作沒讓申明展失望,截至9月10日,不到半個月的時間,他掙了3000多元,開心得一晚上沒睡着覺。

  王正林也跟着高興,他還專門在快手上發了個小視頻跟粉絲們分享:“我當時自己跑3個月才能熟悉線路,他幾天就搞明白了。”

  逐夢

  在朋友介紹下,又有三名聾人跟隨王正林學徒。幾個人建了一個微信羣,徒弟們會向他求助“×××怎麼走”,也會分享討論送外賣的情況。

  下午5點剛過,一名聾人騎手在羣裏抱怨,因為送單延遲被用户給了一個差評。王正林想了想,打出“吃一塹長一智”幾個字發了過去,並配上幾個擁抱的表情。

  看到申明展在羣裏發了一張用户好評加打賞五元的截圖,王正林也趕緊送上了一個加油的表情。

  通過網絡,王正林還結識了上海和煙台的幾個聾人外賣團隊。大家抱團取暖,有着穩定的收入。王正林產生了一個大膽的想法——組建一支聾人的外賣眾包團隊,利用好平台給的資源,讓更多想幹能幹的聾人通過自己的雙手自食其力。

  王正林的想法也得到了張培的支持。兩人覺得,幹了這麼多工作,目前這份騎手工作是最適合他們聾人的——沒有門檻,只要肯吃苦就行,多勞多得。

  他們想,凡是有聾人想來幹,他們都會教,不會拒絕。“大家團結起來一起幹,一起掙錢,一起實現夢想。”

  眼下,他倆最大的夢想是擁有一套屬於自己的房子。

  兩人現租住在一處老房子裏,月租不到1000元。有一天下半夜,年久失修的水龍頭半夜漏水,聽不到漏水聲的兩人直到早上才發現。王正林算了算,白白損失的水費得送好幾單外賣才能掙回來,心疼得慌。

  晚6點,暮色四合,華燈初上。聽不到派單提示音的張培埋頭刷着手機搶單,準備開啓夜間忙碌的工作。車筐裏,放着王正林給她準備的温水。

  王正林本來打算當晚休息一下,看到張培又一口氣搶了8單,只好留下來幫她分擔壓力。兩人發動車子,齊頭並行。一眨眼,就融入到五彩繽紛的城市夜色中。

  午夜剛過,00:57,王正林發來一段小視頻。視頻中,喧鬧的世界終於安靜下來,暖黃色的路燈光温柔地灑在城市的道路上,張培騎行在前。

  兩個晚歸的人行駛在回家的路上。夜,無聲,卻以一種別樣的方式盪滌着他們沉靜的心。


  相關閲讀:


  新聞週刊丨兩年送出外賣30000份 無聲世界的情侶騎手


  新聞週刊丨“外賣騎手聾人單王” 直播間裏第一次收穫傾聽者


  新聞週刊丨王建民:傳遞無聲的語言 他就是那個擺渡人


返回半島網首頁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