討海記②|碼頭收魚17年 能“聽”出凍魚含冰量

2020-09-07 08:26 大眾報業·半島網閲讀 (266213) 掃描到手機

  文/圖 半島全媒體記者 朱佳鑫

  9月1日迎來開海,經過這三個月的休養生息,大海將給人們帶來新一輪饋贈。在封海這段時間我們之所以能吃到鮮魚,為我們提前收集儲存漁獲的收魚人也是功不可沒。王旬明就是這樣一位收魚人。17年來,每當開海季節他就到威海石島港去收魚。今年,他打算從煙台蓬萊開啓收魚第一站。

8月31日蓬萊碼頭。

  記者與王旬明約在8月30日下午2點在他公司見,由於時間比較緊張,約了兩次才見上面。在記者心目中,這樣的漁老大起碼是一位50歲左右的人士,因為感覺從事這個工作需要很多的閲歷才行,沒有想到他竟然是位八零後。王旬明一身短衣短褲,腳穿涼鞋,幹練利落。因為是週末,公司裏沒有其他工作人員。他在來之前已將車加滿了油,把兩個孩子和妻子安頓好,只等接受完採訪就隻身一人開車趕往煙台蓬萊。在不到一個小時裏,他接了10多個電話,有訂魚的客户,也有從外地打來的商量收魚的電話。鑑於今年的情況,到8月30日下午3點左右,煙台蓬萊那邊還沒有傳來具體的開海時間,他説:“不能再拖了,今天必須出發!”

王旬明正在對接收魚業務。

  一看知魚掛幾層冰衣

  一摔聽出凍魚含冰量

  王旬明當年入行,是因為家裏有長輩就幹這個工作。不上學之後,本着憑本事吃飯的原則,他也幹起了收魚的活兒。從2003年開始接手,跟着師傅到各大港口碼頭走、看、學。一開始,他只是在一邊跟着瞅着,悉心看師傅怎樣挑魚、看魚、訂魚、討價還價,慢慢地自己也開始獨立收魚。他回憶説,他第一次出門收魚就沒失手,也算“開門紅”。當時他初生牛犢不怕虎,根據自己剛學的那點經驗,在碼頭看好了貨後,把魚的成色、大小、價格、數量跟師傅電話彙報了一下。師傅説可以,他便完成了人生中的第一次收魚,而且收回來的魚確實不錯。這給他增加了極大的信心,自此正式開始了十多年的收魚生涯。

王旬明外出收魚不忘帶上青島啤酒。

  這幾年,王旬明收魚主要驗兩種貨,一種是鮮魚,一種凍魚。鮮魚還好説,這凍魚學問就大了。凍魚是要掛冰衣的,所謂掛冰衣,就是來了一條鮮魚,先清洗一下,用單凍器把魚單凍,入速凍庫,把魚從單凍器上拿下來之後再返回冷庫,就要掛冰衣。掛冰衣第一是為了保證魚的鮮度。因為低温冷庫用氨製冷,氨是吸水分的,如果魚不掛冰放到冷庫裏時間長了,魚裏面的水分就幹了。比如一條一斤重的魚,如果不掛冰衣入庫幾年後,重量就只剩二三兩了。再一個,魚掛了冰衣,晶瑩發亮,眼觀好看,賣相就好。同樣,掛一遍冰衣也會漲一次重量。

  王旬明説因為幹得久了,這個凍魚掛了幾層冰衣他都能看出來。一斤凍魚解凍了之後是三兩水七兩魚,還是二兩水八兩魚,他用眼大體一掃便心中有數,僅看冰的顏色亮度就能判斷出魚掛了兩層冰衣還是三層冰衣。當然,能看出對方掛了幾層冰衣,自己也要會掛冰衣,才是所謂知己知彼。更神奇的是,冰衣的薄厚不僅可以用眼看,也可以靠聽聲音來分辨。他解釋説,凍魚分為單條凍魚和單板凍魚。單條凍魚把魚往地上一扔,就能通過聲音辨別出掛了幾層冰衣。搬起一箱魚,往地下一摔,也能通過聲音的輕重高低辨別出裏面含冰量。“就是這樣,奈你穿了幾層衣,我也能看穿你!”就像歐陽修筆下練就從銅錢口倒油絕技的賣油翁,王旬明對自己的辨魚絕活也信心滿滿。

9月2日蓬萊早晨第一船鮁魚靠岸。

  不過現在,王旬明他們只收鮮魚,不收凍魚了。他説:“我們每次收魚量大,不允許有絲毫差池。以前收過不在碼頭拿貨的凍魚,因為量大不可能每一份魚都看,一旦裏面摻雜低質量的臭魚,就有損失。所以現在一直堅持到找關係做一手貨源,到碼頭收鮮魚。收鮮魚可以每一箱都在現場驗貨,從源頭保證貨源品質。這樣從收魚到加工到銷售,各環節都是自己人經手,魚的質量才能有保證。”

  蓬萊開海鮁魚刀魚多

  石島漁港品種最豐富

  由於客户需求量的增大,今年王旬明準備把收魚第一站從威海石島轉戰到煙台蓬萊。他説蓬萊那邊這次開海應該有不少鮁魚上岸。

9月2日蓬萊早晨第一船鮁魚靠岸。

  此前他跟蓬萊那邊多次溝通,8月29日晚上,蓬萊那邊的聯絡人急切盼望他8月30日就能過去,他也打算30日趕到蓬萊一塊坐下來聊一聊,看看今年鮮鮁魚加工這個活怎麼個幹法。對於蓬萊那邊,今年是頭一次直接做鮮魚加工,因此心裏有點沒底。王旬明要做的,是把在碼頭上精挑細選的鮮鮁魚直接運到蓬萊那邊的加工廠,當地加工完之後再運回青島。這也是他頭次嘗試這樣做,以前都是從碼頭選好了鮮魚拉回青島康正食品有限公司自己加工。現在隨着訂單量的加大,也為了減少路上的時間,讓魚保持新鮮,他打算把蓬萊那邊做成一個當地加工點,今年先試試這樣做是否合適。

9月2日上岸的鮁魚直接在蓬萊現場加工。

  王旬明説如果在蓬萊收魚順利,他會在9月20號之前趕往石島漁港,10月份大部分時間會在石島收魚。因為那邊魚的品種比較多,而蓬萊這邊碼頭開海之後以鮁魚為主,後續會有一批刀魚上岸,然後漁獲基本上就結束了。而石島漁港是山東最大的漁港,大大小小有近200個碼頭,有國有的,也有個人承包的。石島漁港的漁獲種類比舟山、寧波的貨都齊全,在全國漁港也算個大的,因此收魚期可以更長一些。

單凍魚。

  按照以往,開海之後,蓬萊漁港碼頭是一天一趟船,一趟船下兩次網。下午2點船開始往外走,晚上10點左右下網,到次日凌晨3點左右第二次網也就收起來了。緊接着,就要抓緊往岸邊返,回到碼頭也就是早晨5點-6點。石島那邊鮁魚的航次是10天一個航次,用冰保鮮,10天左右回來魚也不會出現大問題,像蓬萊這邊是一天一個航次,魚的鮮度就更沒有問題。

  王旬明説從源頭上把魚的質量把握好了,再往任何地方賣,心裏都會有底。“如果是拉凍魚,不管是張三還是李四的貨,誰也不敢保證10萬箱貨裏面,哪怕有1000箱或者5000箱壞的,會引起質量糾紛,也不敢往外賣。因為現在一旦客户投訴魚有質量問題,就會賠款,出現兩次質量問題,第三次就取消合作關係,所以我們一直從源頭上把魚的質量把好關,這幾年客户是穩步增長的。雖然我的貨比別家貴幾毛錢,但是很多客户回頭還是選擇我的貨,因為我跟客户就一句話——魚沒有問題!”

  “收魚江湖”激濁揚清

  漁霸小弟變身代理人

  靠海吃海,收魚圈有時也像一個江湖,不是誰都能幹得了的。王旬明説2012年之前他們去外地收魚,出碼頭過磅的時候,常遇到一些漁霸手下的小弟按每斤收取幾毛或者幾分的費用。後期政府執法部門強力打擊干預,這種現象目前沒有了。2003年以前在碼頭上也經常會有打架鬥毆的行為,個別漁霸在圈子裏面誰都不敢惹,他説那幾年單春鮁魚收穫的季節,僅靠控制外放鮁魚的渠道就能撈400多萬。

加工黃花魚。

  後來曾經的漁霸老大被捕入獄,手下的一些還想在碼頭找活幹的人就轉換經營思路,幹起了魚代理,主要是幫助漁船和遠道而來的收魚人牽線搭橋。時間長了,他們也建立了友好的合作關係,代理人為海上捕魚作業和岸上大量收魚人搭建順暢的收購鏈,也起到了不小的作用,掙着合理的利潤。王旬明説:“在法治社會下,現在誰也不敢再充當漁霸老大,誰也不敢再提當年勇,想掙錢,就要老老實實、本本分分地做好自己的事。”圈子生態由亂到治,也讓王旬明的收魚之路愈加從容。

水產加工車間。

  雖然現在市場上一些進口深海魚走紅,王旬明主要收的還是國產魚,包括鮁魚、刀魚、黃花魚、鯧魚、紅頭魚、兔子魚等。這些魚收回來,或者直接冷凍,或者分割切塊,或者曬乾,根據客户需求進行加工。11月份之後北方天氣轉冷,漁船都往南方海域跑,刀魚、黃花魚捕撈的航次時間長,10天才有一個航次。如果知道航次時間,從青島出發去相應碼頭收魚就可以。這期間就發揮了魚代理的作用,因為可以提前打探到漁船航次和回岸的時間,便於收魚人到現場收魚。

  從9月收魚季開始,王旬明在外忙活兩個多月,差不多能收1000多噸魚。今年收的鮁魚、鯧魚,都已經賣空了,庫裏只剩了幾十噸黃花魚。他説實在缺貨的話,就要到碼頭直接找大船上收凍魚,自己回來再解凍,進行重新分類冷凍。收完魚也閒不着,回青島要抓緊聯繫定向客户銷售,貨賣出去,心裏才踏實。對王旬明他們來説,收魚的成本不光買魚的錢,還主要包括加工成本、包裝成本、運輸成本。其中運輸魚主要使用帶製冷機的集裝箱運輸車,運一趟30噸貨差不多就要3000元。這次蓬萊一站打算收400到500噸鮁魚,如果價格合適,會增加到700噸。

  源頭選貨驗貨有真功

  不怕網絡零售時尚風

  現在網絡銷售興起,佔據了一定份額的零售市場,甚至還出了不少賣魚的網紅,但王旬明對此並不十分焦慮。在他看來,網絡銷售永遠替代不了到碼頭親自選貨,用眼睛和經驗保證一手貨源的質量。他説:因為剛上來的魚有大有小,種類不一,鮮活程度也參差不齊,只有親自到碼頭收到最鮮的魚,再及時進行分類加工,才能保證最終的質量。首先要找到合適的代理人,幫助打探貨源,而且收魚是需要門道的,否則雖然你到了碼頭,但不一定能選到真正的好魚。紮實的收魚驗貨功夫不是培訓一年兩年就能達到的,不僅需要時間經驗的積累,更需要自己的悟性和熱愛。

  開海後,在各大漁港碼頭上,當漁民們把下網打撈上來的魚裝到塑料筐裏,然後下魚艙加冰保鮮運回到岸上,這時候便是收魚人出場了。看魚、討價還價,合適就迅速定下,出碼頭過磅之後的重量減去車皮的重量就是實際貨物的重量。然後把自己收的魚卸貨,去冷庫掛冰衣,再根據魚的大小分類裝箱,之後要根據客户需求配送。這裏面的各個環節在他腦海裏都出奇清晰,有什麼坑和道道兒他是一清二楚。

  對於收來魚獲的去向,王旬明説:“我們目前主要是面對企事業單位食堂和學校食堂。可滿足近10萬名學生。還有部分產品發到河北唐山製作鮁魚餃子。河北這個客户已經合作了四五年,餃子客户用的鮁魚主要用的是六七兩重的鮁魚,就咱這些地方出產。南方稱鮁魚叫馬鮫,很多鮁魚在山東北方產卵,孵化出的小魚往南方遊的途中慢慢就長大了。兩斤以上的鮁魚大部分是南方海域產的,但大鮁魚收購價格也高,因此做鮁魚餃子的客户收我們的小鮁魚能有效降低成本。再説鮁魚的口感只跟春鮁魚和秋鮁魚有關,跟魚的大小沒有太大關係。”

  心聲:

  收魚多年,

  感慨漁民最辛苦

  收魚這麼多年,雖然王旬明也是撇家舍業,費心在外收魚,但是他不太直接從事體力勞動。他到了碼頭就是戴上斗笠帽在岸上驗魚、訂魚。現在這個季節,太陽烤得很難受,他説自己起碼有頂帽子擋擋還能舒服點,但是在漁船上作業的船員就特別辛苦了。多數是整夜不睡覺,白天有點空了才能補個覺。像鮁魚船上的船員還算好點,白天可以補睡,但是黃花魚船上的船員基本是好幾天都難得休息。因為黃花魚下網捕撈上來之後要衝洗。一條魚一兩多,一個航次會拉回3000箱魚,一個洗魚的船員會不間斷地洗魚,根本沒有時間睡。現在船員們上船工作,東家會先付給船員一萬元工錢,一個航次結束後結算差價。

  採訪中,王旬明電話不斷,聽得出多數與開海和收魚有關。當我們的採訪結束了,走出辦公室。他打開車的後備廂,把一雙拖鞋、盆子以及一些換洗的衣服等物品放上,還帶了兩瓶白酒和6提青島啤酒。記者問他煙台那邊買不到青島啤酒嗎?他説那邊沒有這樣的,他每年出去收魚都會帶上青島啤酒,空閒裏和朋友們喝上幾杯,朋友們也高興。

  “江上往來人,但愛鱸魚美。君看一葉舟,出沒風波里。”打魚和收魚都是辛苦活,當他趕到煙台蓬萊的時候,我想那邊的魚代理已經為他聯絡好了一切,只等他在9月1日開海後站在碼頭拍板。希望今年所有在海上作業的人們能順利豐產,老百姓們能吃到物美價廉的鮮魚!

  9月2日一早,身在蓬萊的王旬明告訴記者:船是早晨四五點鐘靠的碼頭,七點來鍾開始卸貨,收的第一船貨大約5萬斤鮁魚,在當地現場加工,加工完了就運回青島。今年鮁魚總體來説比去年的鮁魚偏大一點,價格是蓬萊的魚代理給幫忙討價還價的。他説9月2日下午還會收一部分魚。

  大海潮聲不息。封海開海,打魚賣魚收魚。在一個個輪迴裏,我們品嚐着鮮味相伴的日子。



相關鏈接:

>>討海記③|交易靠現金 收魚靠關係 60條海上收魚船僅半數贏利

>>討海記②|碼頭收魚17年 能“聽”出凍魚含冰量

>>討海記①|南姜碼頭的川籍漁民:出海靠天吃飯 轉行苦於“沒文化”


返回半島網首頁>>